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校园情怀

校园情怀

曲秋煜诗集《鸟群纷扬远去》(组诗1992——1993)

作者:未知    来源:甘南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学校    【字号: 】    浏览
 

渴望雨水

作者:曲秋煜

 

这个春天的大风

形容枯槁饥渴异常暴躁无边

将沉积于地的迢迢白雪

早早卷回了天空

雨水却迟迟不来

迟迟不来

走出冬季

放声高歌吧

虽然依旧无处安身

我山林深处童话的木屋

湮没于一场命定的大火

我用青春打造的金币

已在沙漠中被施水者洗劫

雨水迟迟不来

垂额叩吻

大地缄默无声

道路折断  方向眩乱

迷尘之中还能幻想什么

把自己交还给空虚的黑夜

冷寂的黑夜

靠近朴素的语言

和平凡的爱情

遥远的尽头有两个名称

天堂  炼狱

此季我感到死亡充满温馨的诱惑

双手捧心如樽

装满坚硬的泪珠

我仅剩的钻石与珍珠

这些纯净的种子

深处的明亮

闪烁星辰的光辉

跟随足迹

遍撒苍凉大地

1992.4.9

七月将至,大路朝天

七月将至,大路朝天

骄阳抽打赤裸的脊背

风干的困倦片片剥落

痛苦有另外一个名称

叫做远方

雨水  来自上苍恩泽的鸟群

幸福的鸟群

可知何处是闪电的故乡

白银的山梁

潜入大地万劫的伤痕

怀中的念想  美丽的鱼

对我轻轻沉默

它从不歌唱

在这粘稠的时日中

能够轰然崩裂得干干净净的

也许只能是我

七月将至

泪光模糊

抬起头

只见大路朝天

只见雷云翻卷

七月将至

我还期待什么!

1992.6.30

骊歌

就此告别吧

八月的阳光映目生泪

我此生无法直视的盲点

高居蔚蓝色的中心

那金菊般的光焰刺穿了我

幽暗的心脏

  一天深似一天

收割后的大地一片空芜

往日的雨水

温情的炊烟

浪荡的风

此生无法戒除的忧伤

充塞着泣血的诗篇

如今

我要向你告别了

当失重的卷册覆盖了所有的夜晚

当月光的羽翼缓缓地展开

当虚妄的翅膀牵痛了肋骨

当灯火渐熄而星辰灿烂

当一只手引渡另一只手

我心如蛾  朝生暮死

只向往一场烧荒的野火

当泪水向心当火焰向风当吻痕已经干涸

难道这就是所说的爱情

就此告别吧

就此告别

我将独入远方落雪的山林

那里清冷的阳光温暖的雪

会让我辛苦地劳作

幸福地活下去

就此告别吧

谁会依然如故的原谅我

并寻找我

至死不渝

道路向空中飘浮

我的影子在黑夜面前跌倒

远方永远不会到达

明天永远不会来临

永远永远不会永远

1992.8

入秋

九月的风  荒凉的火焰

行走在广大的天空下面

使菊花盛开

使我歌唱

落叶纷扬中鸟群远去

日思夜想的人

转身隐入忘川

袅娜的背影

有如一株隔岸的唐代扶桑

逝者如斯

象今天一样遥远

进入九月

继续寻找被你隐藏了几世的竖琴

远去的我已日渐模糊

遥远的月亮

冰冷的月亮

另一种水

从你到我

终究无法等待

为那种空白的温柔所折磨

我在九月广大的天空下面行走

1992.10

荒雪

雪从午夜的星座降临

萤火万点隐入沉沉旷野

这柔情万种的玫瑰

憔悴的玫瑰

飘飘而来

北方的天际风烟弥漫

深深掩埋八月的记忆

谁在诸水之上诸世之上

静静端坐

只见瘦削的背影

怀抱音乐

与谁灵犀相通

当冰冷的指尖触到片片白色的温暖

死去的思念再次显现浅蓝色的笑颜

随风飘散

无所不在  又始终暧昧

你在纸上流泪

你在我心中凿井

洞穿了高寒之月

是一场大火

一场早已被预言的洪荒

使我负罪流放于原乡的尘烟之外

渡过那条叫做忘川的河流

还会再生于另一个莫不相识的春天?

今夜雪落旷野

这柔情万种的玫瑰

忧伤的玫瑰

能否为我洗净灯盏

认清归途?

终会归去

继续做你岁月里狷狂无羁的王

大地遍布裂缝  村庄丛生

我的思念被踏碎成一夜漫天大雪

安抚寒痛的双足

1992.11

报答春天

独自仰望天空

鸟群闪闪而过

大地柔软  村庄安静

在春天离乡的人子

千里之外寻找落脚的居所

母亲,我再无法成就你的期望

众生之中做了一名卑贱的诗人

祭坛上面

我不是金身的神祉

也不是黑衣的祭司

只是一具血肉斑斓的牺牲

独自仰望天空

再次想起家乡广博的田园

只能流下羞辱的泪水

独自仰望天空

茫然失措的日子我已厌倦

而那些伟大的歌者

怀揣圣卷  披发跣足

沐浴着古代神圣的阳光

都曾在这荒芜之地

僧侣一样走过

当大雪消融  雨水恩洒

过去的痛楚在过去永恒

漫长的岁月有如一场浩渺的遗忘

所有的道路只通向唯一的远方

思念中日渐遥远的人

这是你的天涯

独自仰望天空

蔚蓝色的语系无边无际

光明的景色中灵魂洗净

星汉陈列如真理袒露

此爱如何承受

如何报答

众神隐栖于大地与天空之间

他们终将以亘古不变的飘移

重新显现

苦难而沧桑的母亲啊

请告诉我如何为雨水定义

1993.5

青麦

我从远方一路走来

身披重浊的夜色

看见你

禁不住满怀感伤

风抚青麦  柔软的芒

平凡的雨水在你内部

遥远地滑过我的手掌

我是被谁的歌声打动

又是去成全谁的思念

在六月寂静的子夜

青麦

就是这种尖锐而美丽的植物

这弟弟一般亲爱的青麦

你的一言不发

使我泪不敢流

1993.6


关闭窗口】      【我要打印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    甘南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学校    地址:黑龙江省甘南县
电话:131 9967 8951    技术支持:甘南生活网    网站管理    黑ICP备15005248号